日本各行各业小时工:学生成主力军 每个月能挣六七万日元

原标题:小时工活跃在日本各行各业

【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许黛如 文竹】最近,“打工人”一词火遍了中国网络,网友们纷纷以此自嘲。事实上,日本也有此类称呼,那便是“社畜”,意思是“公司养的家畜”。日本的“社畜”大致分两种,一种是正式的上班族,起早贪黑、在早晚高峰和无尽的加班中挣扎;而另一种是没有稳定、正式工作的“小时工”,辗转于不同的场地,过着相对自由的生活。日本小时工占比很高,甚至有不少日本人做了一辈子的非正式员工。

小时工在日本非常普遍

来日本旅游的人一定能见到头发花白的老人仍在超市收银、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便利店理货(如图),日本影视作品中也经常能看到“迟到早退”的上班族。其实这些人大多都是在打零工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小时工。他们上班时间自由,职场关系相对简单,也不用像正式职员一样下班后装模作样地加班,以求获得上司的赞许。

小时工在日本非常普遍,他们以小时为单位获取劳动报酬,支付方式为月结、周结、日结。除了常见的饭店、便利店、超市、机场有小时工的身影,不少网络公司的程序员、出版社的编辑、电视台的编导,甚至连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也可能是小时工,就连日本新首相菅义伟的夫人真理子也曾做过小时工……根据职业和工作内容不同,小时工的薪资差别也很大,笔者有位日本朋友在杂志社做兼职编辑,她说“平时主要在家里的养蜂场工作,每周有两天时间到杂志社,每天工作6小时,收入1.5万日元(1元人民币约合16日元),基本不加班,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。”

此外,学生也是小时工的主力军,大部分日本人从刚升入高中就开始打工,他们主要在超市、便利店、居酒屋、烤肉店工作,每周打工十几个小时,东京的时薪在950日元至1050日元,每个月能挣六七万日元。在日本经常见到学生讨论打工的场面,平时就连约会也要提前询问好对方是否需要打工。笔者曾在东京的中文学校里做过两年多的兼职中文老师,身边其他的留学生也为了赚取生活费,利用业余时间打零工。

日剧中有不少小时工形象

在泡沫经济破裂之后,不少日本企业都开始招聘小时工来降低人工成本。很多人认为正式员工压力极大、职场情况复杂,做小时工更轻松自由。对于已婚女性来说,就业状况十分严峻,大型企业很少愿意招聘她们做正式员工,尤其是孩子出生后,绝大部分女性会选择做全职主妇的同时,在家附近寻找一份小时工的工作。

因为日本小时工的人数庞大,不少影视作品也以此为题材,如《打工仔买房记》的男主角武诚治就是一个因找不到正式工作,只能靠打零工生活的自由打工者。大学毕业后,武诚治虽然一直在努力就职、渴望成为正式员工,但求职路并不顺利。在日本想成为正式员工确实并非易事,由新垣结衣担当女主角的大热日剧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中,女主角研究生毕业却没能找到正式工作,最后成了整理家务的家政小时工……

人们选择做小时工的理由多种多样,如被公司辞退,找不到正式工作,不想面对严酷的职场,追求自己的演艺梦想等。日本厚生劳动省曾进行过《就业形态多样化》的调查,里面提到日本6800多万的劳动者中,大概有2000多万人是自由打工的小时工。正式职员要遭遇痛苦的早晚上班高峰、繁重的业绩要求,还有公司没完没了的饮酒会,所以不少人认为做小时工更加轻松。听起来这样的生活充满了艰辛和不稳定,但有不少人表示很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疫情之下受冲击很大

日本曾有媒体进行过关于“成为自由打工人”的采访调查,大部分人认为,比起做正式工,打零工更自由轻松、心情愉悦。还有人认为因为不知道要从事什么样的工作,所以选择打零工。不少35岁以上的日本人表示:“因为找不到愿意聘请自己做正式员工的单位,所以只好打零工。”据日本公益财团法人综合生活开发研究所的调查,在日本自由打工族有一半年收入不足200万日元,而这种收入水平在日本生活算得上拮据了。约有97.8%的自由打工族年收入不满400万日元。如果是经常更换打工单位的小时工,他们往往没有购买社会保险,因此也没办法领取各种福利,一旦失业也拿不到失业补偿金。

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,日本经济受到极大冲击,据厚生劳动省11月统计,已有7万多人因疫情惨遭解雇,小时工受冲击很大。笔者在采访时发现,不少打工者都是突然接到工作单位“暂时不用来上班”的短信,已经提前排好的工作计划也被取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申博体育app_欢迎您 » 日本各行各业小时工:学生成主力军 每个月能挣六七万日元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